十年如一

我回來了。

瓶邪 / 浩清 / 青黃 / 帶卡

© 十年如一 | Powered by LOFTER

浩清《關於你喝醉時》

一切的起因是酒。

風徐徐吹在臉上,抬起頭可以看見被雲遮掩卻不失光亮的太陽,手中拿著清愛吃的蛋糕,你正前往他家為他準備晚餐。

浩志走到門口拿出清給自己的鑰匙,那是他為了讓你可以隨時隨地進出而給的,就藏在那人給自己的生日禮物裡,當時看見你不經輕笑出聲,難怪清在那時不斷提醒自己回家在看禮物,想來肯定是害羞吧。

打開拉門,燈是亮著的,卻不見清的人影。你拖鞋後走進屋內左顧右盼,而後出聲詢問:「老師,我來煮晚餐了,你在哪?」

接著你聽見了啜泣聲。

毫無疑問那是清的哭聲,你尋著聲音來到了貼滿宣紙的那個房間,開始檢討自己人生便是因為那裡,而真正讓你有所改變的是清。

輕輕的拉開紙門,你看見的是一團黑影捲縮在角落,然後倏地往你身上衝來。

第一個感受到的是刺激的酒味。

「老師你喝酒了嗎?好臭!」你皺起眉這麼開口,但是那人沒有反應只是逕自的窩在你懷裡,接著你才發現他因哭泣而全身顫抖著。

看他那樣你不經感到一陣心疼,放下手中的袋子,將他環抱在內,輕聲的開口:「怎麼了,別哭啊,我在這裡。」

「......嗚阿浩、我、我不要寫書法了,一點進步都、沒有嗚,反正、我只是個第五名的廢物嗚嗚......」

原來是這樣。難怪清會如此難過,畢竟他可是深愛著、並且視書法為生命的男人啊。

「沒事的,老師你一直都很努力不是嗎?只是他們還沒明白老師的書法而已。」你拍著他的背,暗暗忍住自體內緩緩升起的溫度。

「可是、唔噁。」說到一半清臉色忽然發青,你趕緊拖著他到廁所,一陣手忙腳亂後好不容易讓清安份下來。

你坐在塌塌米上,而他則讓你環抱住坐在懷裡,情緒平復後清顯得有些無神,想必是真的醉了。

「清,想睡了嗎?」想著也不用做飯了,還是早點讓對方休息,一方面是清看起來很累的樣子,而另一方面則是......

- - 喝醉的老師實在太犯規了......!

「阿浩......」懷裡的人悶悶出聲,然後不等你回答,轉過去與你對視後,首次主動吻了你。

因為清很害羞,在交往的這些日子,一直都是屬於被動的那方,而這突如其來的舉動讓你不經恍惚了一下。

接著他鬆開你的唇,笑著說:「謝謝你。」

啪啦 - - 你聽見理智斷線的聲音。

而後所發生的事似乎就不言而喻了。

一場歡愉過去,你定睛看著懷裡睡的正熟的那人。

回想剛剛所發生的一切 —柔順的黑髮、泛著潮紅的面頰、甜膩叫著自己名字的呻吟,以及身上的酒味......你已經冷卻的欲望又有抬頭的趨勢。

嘆了口氣,命令自己不要在想便摟著他沈沈睡去。

「晚安,清。」

/

因為看到有太太問了「老師不是叫清舟嗎?我怎麼都打清」所以稍微解釋一下///

清舟的舟字在日本稱雅號,其實就跟中國的字啊號啊是一樣的喔><

所以可以叫他清舟、也可以稱呼單字清,而我的習慣是打本名清這樣!

评论
热度 ( 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