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如一

我回來了。

瓶邪 / 浩清 / 青黃 / 帶卡

© 十年如一 | Powered by LOFTER

帶卡《the world 1》


1.

他知道自己終究難逃一死。

十幾年前的那個過去,帶土曾為了保護他而亡,所以即使在十幾年後的現在,再一次為了保護他而死又有什麼關係?

他已經沒有力氣,他看著卡卡西抱著即將消散的自己,卡卡西在哭、可是他在笑。

伸出手,他撫上卡卡西的面頰,他告訴他別哭,忍者是不可以哭的。

這一刻的溫存,將永遠封上彼此心中、而今而後,終不遺忘。

2.

結果他活了下來。他不曉得木葉村的忍者用了什麼方法,即使他問卡卡西對方也不肯說,那就作罷吧,反正自己是實實在在的存活著。

大戰結束了,帶土因為試圖戰爭而被判罪,處罰是必須待在卡卡西身邊,他聽見時還以為自己聽錯了,這算什麼懲罰?

他們搬回從前宇智波領地,那的房子全都重修了,他跟在卡卡西後面四處張望,沒注意到對方已停下腳步就撞了上去,想開口抱怨時愣住了。

「嗯這個、我按照記憶告訴了他們,但畢竟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可能不是完全一樣......」卡卡西看著呆立的帶土,搔搔頭這麼說:「歡迎回到你家,帶土。」

帶土一把將卡卡西拉進懷裡,緩聲開口:「不是我、是我們的家。」

3.

於是他們就同居了。日子算是平順,偶爾會聽見他們因為彼此的生活習慣吵架,但更多時候聽見的是讓人臉紅心跳的喘息。

「帶土叔,拜託你們晚上安靜點,我還要早起修煉。」

「你和鳴人才是,我家卡卡可是淺眠,不要打擾到他了。」

4.

帶土知道卡卡西很會煮飯,因為從小到大都一個人生活,每次想到這都讓他感到心痛。

那天卡卡西出任務回家,打開門便有香味撲鼻而來,他順著走到了飯廳,看見帶土坐在放置許多菜餚的桌前。

卡卡西順從的被帶土牽到飯桌坐定,接過對方遞來的碗筷。

原來帶土也很會煮飯,因為他一直想著有天換他煮給卡卡西吃。

5.

帶土習慣晚睡,卡卡西則是作息固定的人,所以每晚他都能看見那人的睡顏,然後他會輕巧的撫著懷裡泛著銀白光芒的柔順髮絲。

直到睡意襲來,帶土一秒都不曾離開卡卡西身上。

這麼說來會有晚睡這個習慣也是從前沒日沒夜的跟蹤卡卡卡西而養成的。

/

好希望可以再喜歡卡卡寶十年//////////

评论 ( 3 )
热度 ( 25 )